关于

唉。。。标题懒得想了

1、第一次写文,小学生文笔请多多包涵

2、cp邦信、酒药鱼

3、人物属于王者荣耀,ooc属于我

   

 午后,一阵凉风拂过,刘邦从睡梦中醒了过来。

“啊~这个午觉睡得真舒服……”他这么想着,又伸出手来想抱抱身边的人儿,却发现扑了个空——韩信今天一大早就出门去了。

刘邦回想起今天早上韩信出门的时候招呼都没打一声,拿上武器就走了,自己也没留意到有哪里不对。但到了现在,韩信已经离开大半天了,刘邦感到有些不妙。

“难道是前些日子与刘备那个小混蛋一起去赌让雏儿不高兴了?还是昨晚和那剑仙喝酒喝得糊涂所以对雏儿做了些过分的事……”突然,刘邦猛地摇了摇头,“哎呀,不对!雏儿才不会是那么小心眼的人……罢了,我还是出门寻他,问个清楚才好。”

申时的阳光不如晌午时分的毒辣,轻柔的洒在刘邦身上,暖暖的很是容易让人感到惬意。但此刻刘邦可没有享受的意思,他正急匆匆地走在一座木板桥上,只寻思着到哪儿才能找到他的大将军,毕竟好半天没见着了,觉得浑身难受。

突然,原本平缓如一面明镜的河面荡起阵阵波纹,桥也因为这诡异的波动而微微有了些摇晃,晃得刘邦差点就一个不稳摔进河里,而紧接着传来的是一个慈祥却略带几分虚幻、缥缈的声音:

“年轻的汉高鼠……哦不,汉高祖哟,你现在看着很迷茫,是想要寻找什么吗?”

刘邦看着这莫名其妙出现在河面上的老爷爷,感到有些不可思议,果然人活得够久,什么时都能见到啊。想着,他顿了顿,说道:

“这位老先生,我的一位大将军今日迷之失踪了,他叫做韩信,长得很高很好看……”

 还没等刘邦说完,那个神秘的老爷爷就打断了他的话: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然后他念起了一大串不知是何种语言的咒语,绕口又难听,刘邦听得迷迷糊糊的。

 随后,河面上泛起一阵耀眼的白光,紧接着出现了两个身影——“那么你丢的是这个白龙吟韩信,还是那个教廷特使韩信呢?”老爷爷笑眯眯望着刘邦,让刘邦感到一阵恶寒。

“噫!原来白发的雏儿这么好看^q^,两个都好想prprprpr啊!不对不对,我在想什么啊,原装才是真爱!”想到这,他坚定地回答道:

“这两个都不是我丢的韩信!”

“噢,真是诚实的好孩子啊。既然如此,那我就告诉你吧,你的大将军如今可就在你的家里,等你回来呢!”

“是这样吗?那我就谢过老先生了!”

 听到这个好消息,刘邦甚是欣喜,他终于能知道韩信的下落了,于是赶紧赶回了家。

“雏儿~你在吗~我回来了……”刘邦刚推开门走进屋内,便看到他心心念念的韩信正坐在饭桌旁,而饭桌上摆着丰富的菜肴,散发着诱人的鲜香气息。

“我记起今天是君主的生日,又想起君主喜爱吃鱼,”韩信挠了挠头,似乎有些紧张,“所以今早出门捕了鱼回来,想做顿全鱼宴给君主尝尝。哈哈,我之前可是找子房学了很久的,快尝尝好吃不!”

刘邦闻言心中一暖,心里起了个心思。于是他走近韩信身边,俯下身去,嘴唇轻蹭耳畔,呵出一口暖气。果不其然,他看到韩信迅速红了耳尖,心情倍感愉悦:我的雏儿,果然是最可爱的。

然后他抬起身子,用双手像是对待这世间最珍贵的宝物一般,轻缓而又珍重地捧起韩信的脸颊,收敛起平时轻佻的神色,定定地望着韩信,眼底是化不开的温柔:“嗯~雏儿的心意我收到了,真是谢谢咯,有你在,真好。”说完便坐到一旁,满心欢喜地开始用饭。

韩信此时还有些脸红,轻咳一声,问道:“这菜可还合君主的口味?”刘邦看着韩信的模样,心里头想到:真是秀色可餐,古人诚不欺我也。于是又起身凑近,正当他想和自家害羞了的大将军做些不可描述的事时,门外传来两声暴喝,以及浓浓的酒香和风油精的味道:

“韩信,你个小王八羔子快把庄周的鲲还回来!”


评论(6)
热度(28)

© 万万五 | Powered by LOFTER